1. <legend id="f7c77"><i id="f7c77"></i></legend>
      <ol id="f7c77"></ol>

      <optgroup id="f7c77"><em id="f7c77"><del id="f7c77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
      學歷考試服務就上安徽學歷考試服務中心官網

      熊丙奇:學歷社會亟須走向能力社會

      標簽:
      字號:T|T
      摘要 :熊丙奇:學歷社會亟須走向能力社會...

       日前,2018屆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工作網絡視頻會議在京召開,教育部黨組成員、副部長林蕙青在會上透露,2018屆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人數突破800萬,就業創業工作面臨復雜嚴峻的形勢,要切實抓好基層就業、服務國家、創新創業、統籌聯動、服務保障五項工作。

      近年來,隨著大學畢業生人數增長,輿論每年都把當年稱為大學畢業生“史上最難就業年”,現在這一概念已經不吸引人了,因為大家發現,大學畢業生就業沒有“最難”,只有“更難”。在筆者看來,輿論要習慣高等教育普及化背景下的就業難常態,同時,應該推動我國從“學歷社會”轉向“能力社會”,這是適應高等教育普及化,解決大學畢業生就業難最重要的思路。

      按照我國高等教育發展的基本形勢,到2020年,我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將達到50%,進入高等教育普及化時代。高等教育大眾化與普及化意味著我國國民的整體學歷大幅提高,如果還是以學歷識別人才,將學歷與就業一一對應,將影響高等教育質量的提高,以及局限大學畢業生的選擇。進入高等教育普及化階段,人才評價必須打破唯學歷論,大學畢業生就業要淡化大學生身份,建立基于能力的人才評價體系,倡導多元就業。

      我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2002年達15%,進入高等教育大眾化時代,在不到20年的時間里又要進入普及化時代,可我國社會的教育觀念和人才觀念還停留在精英教育時代,這就帶來兩方面問題:一是受教育者是為接受高等教育,還是為追求獲得一紙文憑,而不是提高自身的能力;二是社會對“大學生”就業還有“精英意識”,認為大學畢業生“必須”到某些行業、崗位就業,否則就是另類。

      適應高等教育普及化,就必須打破學歷社會,轉向能力社會。對于高校來說,在學歷社會,辦學關注的是回報給受教育者一紙文憑,這會忽視質量和特色;而在能力社會,辦學必須關注怎樣培養有個性、有競爭力的勞動者,學校會進行嚴格的人才培養質量控制。對于受教育者來說,接受高等教育將不再是追求獲得文憑,而是選擇適合自己的教育,重視自身能力提高,并以能力去規劃未來職業選擇和事業發展。而對于用人單位來說,則是選擇勝任的勞動者,推動崗位提升內涵,由此實現整體服務水準、行業水平提高。

      隨著高等教育普及化,突出大學生身份的大學生就業必然納入國民整體就業,淡化大學生身份。這不是不重視大學生就業,而是要求全社會全面轉變教育觀和人才觀。只有打破學歷社會,走向能力社會,才能面對嚴峻的大學畢業生就業形勢。而圍繞打破學歷社會走向能力社會,我國必須進行全面的教育管理體制改革和辦學制度改革。

      相關推薦

        無相關信息

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人人操人人干人人玩|欧美a级毛欧美1级a大片欧|国产精品拍天天在线|小泽玛莉亚一区二区视频在线|国产Ⅴ亚洲v天堂a无码

      1. <legend id="f7c77"><i id="f7c77"></i></legend>
        <ol id="f7c77"></ol>

        <optgroup id="f7c77"><em id="f7c77"><del id="f7c77"></del></em></optgroup>